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九九彩票 > 新闻资讯 >

美女越多经济越繁荣,这种说法靠谱吗?
发布时间:2018-10-11 05:51

乍一听有点无稽之谈,但似乎细想确有些道理。在抖音上有一种非常火的短视频,拍摄者找到穿着时尚的美女,让她自己介绍一身穿戴的费用。这种短视频的拍摄地大多选择在成都太古里或者北京三里屯。而这两个地方除了是潮流的聚集地,也是经济比较繁荣的商业区,两地的共同点都是美女比较多,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但是如果仅用美女的聚集就说其经济繁荣似乎过于片面,但不容否认的是,人口越是年轻的地方,经济活力也更强。所以,或许这里要说的美女,更多代表的是一种活力,而非颜值。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美女”走了

现今在西安工作的小李来自甘肃,家乡是一个因矿而设的市辖区。在他的记忆中,小时候,矿区产量高,煤质好,煤价高,整个城市繁华、热闹无比。尤其是城中央的商业街聚满熙熙攘攘的人,“因为有矿,我们当地还有一个中专煤校,很多外地的学生过来,毕业后直接留在当地。男男女女,都是美女帅哥,各种商业也是很红火,酒吧、KTV,一时间街道上开了很多这样年轻人聚集的地方。”

小李告诉记者,那时候在他小小的世界里,家乡是最繁华的城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矿产资源开采量越来越小,煤价起起伏伏,“不经意间,突然发现整个城市冷清了下来,记忆中那些美女帅哥不知道是离开了还是变老了,居然很少能看到了。更多的是老人带着小孩在溜达。”

后来小李在与家人朋友的闲聊中才了解到,近年来,由于矿上经济不景气,工资拖欠了很久,“矿区要搬去新疆”的说法更是沸沸扬扬,大多年轻人已经去外面找就业机会了。而那个过去聚集大量外地年轻人的中专院校招生情况也是日渐式微。“这几年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基本都留在外面了,回去根本没有就业机会,只能考公务员,但是竞争这么激烈,难!”

年轻人走了,老人也就显得多了起来,城市的活力下降,经济更无从谈起“发展”二字。

这种现象并不只是出现在小李的家乡。网上有文章就指出,近年来经济不太景气的东北,无论是街道上还是公交车上,老年人的数量往往都要多过年轻人。而年轻漂亮的女孩大都去了更加繁华的都市。

到底是“美女”走了,所以经济衰落了,还是经济衰落,“美女”走了?

去了哪?

数据显示,东北20-39岁黄金年龄劳动力占全国比例已经从1981年的10.1%降至2018年的7.2%,到2035年还可能降至5.5%。

有人戏称,东北人都去了海南。因为在2015年时,海南省就有6.4万东北人,其中3.7万人定居在旅游城市三亚。

但因为气候等各方面移居只是个别现象,而且大多集中在中老年群体,“美女”们到底为何离开?又去了哪?

统计局此前发布的各省市区2017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显示,在常住人口增加的省份中,广东、浙江、安徽三省的增量位居前三位。其中,2017年末,广东常住人口比上年增加170万人;浙江增加67万人。

广东和浙江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最为集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省份,近年来积极推进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成果显著,人口也随之不断流入。

尤其是浙江,集聚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一系列新兴产业,形成以新技术、新业态、新产品、新模式为主要特征的新经济加快发展,对浙江省经济转型升级带动效应十分明显。

BOSS 直聘发布的《2018 年二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就指出,今年二季度杭州的人才吸引力指数以微弱优势超过上海,跃居第二,且仅以极微弱的差距落后于北京。

恒大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解释了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该份报告分析认为,人随产业走,人往高处走是人口流动的基本逻辑,即为经济与人口的分布平衡,人口流动使得区域经济-人口比值逐渐趋近,即区域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逐渐缩小。

报告还认为,在工业时代,工业发展需要集聚,由此带动人口大规模从乡村向城市迁移。在后工业时代,因服务业发展比工业更需要集聚,所以在城市化中后期,人口主要向中心城市和大都市圈迁移。“人口未来将持续向一二线大城市大都市圈及部分区域中心城市集聚,人口流入地区也是中国过去、当前及未来最具经济活力的地区。”

反观东北,不难发现,东北经济曾经最为兴盛之时,恰恰是东北年轻劳动力最为充足的阶段。

如何让“美女”回来?

“让花裙子在城市中飞舞起来”。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意识到,创新经济发展的背景下,年轻人才是未来的希望,才是发展的活力源泉。

自去年以来,武汉、成都、西安、南京、郑州等城市不断推出降低落户门槛、给予现金补贴等政策,轰轰烈烈开始一场“抢人大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曾在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时代的表现格外明显,已不再是过去主要抓投资,抓项目的发展模式,而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生产要素的两大要素中,人才的位置已经取代了资本成为第一生产要素。

或是“抢人大战”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了一些效果,《2018 年二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从一线城市流入六个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数量,均高于六个新一线城市流出到一线城市的人才数量,其中人才流入率最高的是成都。其次分别是西安、天津、武汉、杭州、南京。

但如何真正留住这些流入人口,让“北上广深”不再是“美女”们的首选就业之地,或才是真正考验地方政府智慧和行动力的问题。